雙立磨具行業觀察——磨料磨具行業在中美貿易戰中的危與機
2018-09-28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對從中國進口的高達600億美元的產品征收懲罰性關稅后,中國政府也立刻發布了反制措施。貿易戰的硝煙似乎越來越濃。

美國貿易代表處此前流露出的消息顯示,懲罰性關稅將主要針對“中國制造2025”的十大行業,包括IT、機器人、航空航天、鐵路、節能設備、醫藥等,總計1300種產品。我國磨料磨具行業作為“中國制造2025”中的關鍵環節,受到波及顯然不可避免。愛銳網小編特別整理出一份磨料磨具行業下游行業受影響狀況,方便磨友們更加直接感受到貿易戰硝煙中的“危險”與“機遇”。

貿易戰加劇悲觀情緒 鋼價遭垂直打擊貿易商命懸一線

長久以來,鋼市行情在三四月份都有“金三銀四”的說法。然而,2018年迎接鋼貿商的卻是春節后鋼價的跌跌不休。隨著4月的臨近,庫存高企疊加資金壓力增大,貿易商的情緒轉向悲觀,挺價意愿轉弱,致現貨大幅下跌。與此同時,中美貿易戰更是加大了市場悲觀預期。在鋼價現貨下跌的同時,A股市場中的鋼鐵股走勢也難言樂觀。近期,新鋼股份、柳鋼股份、韶鋼松山、西寧特鋼等多只鋼鐵股的6天最大跌幅已經超過20%。

此外,由于我國主要鋼材出口國和美國主要鋼材進口國高度重合,美國加征進口關稅對鋼材間接出口形成利空。另外,我國出口至美國的機械電子設備等商品,很多都是鋼材的下游產品,此次在重點征稅范圍。如果未來出口受阻,必將對國內鋼材消費形成不利影響,這也將在一定程度上對鋼價構成壓力。

當前工業品市場仍然是供給偏強而需求偏弱的狀況,期現市場大跌后短期或有反彈,但價格向下的趨勢基本可以確定,2015年以來的“牛市”行情或正面臨終結。

中美貿易摩擦或波及新能源汽車 零部件企業或遭重創

持續發酵的中美貿易摩擦或波及我國不斷興起的新能源汽車產業。

2017年我國新能源汽車產業呈現高速發展的狀態,國內市場表現較強,同時新能源車出口數量大幅增長。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指出,我國新能源乘用車車產量已達到世界的40%以上水平,如果包含新能源客車等,世界占比達到50%以上。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專家委員會專家顏景輝表示,中美貿易戰打響,中國一些自主品牌想要進入美國市場的戰略步伐可能會受到影響。但美國不是中國新能源汽車的主要出口地,同時自主品牌不使用美國的技術和零配件,對銷量的影響很少,反而特斯拉等美國品牌進入中國可能會被征收高額關稅。

中美貿易摩擦后,汽車零部件的進出口問題也成為汽車企業關注的問題。數據顯示,中國汽車零部件25%左右都出口到美國,以車輪和輪胎為主,而美國的進口零部件占比為7%,主要為傳動系統、車身附件以及發動機零件等。崔東樹對記者表示,中美貿易摩擦未來會對汽車零部件企業產生一定的負面影響,“首先,貿易戰不可能真的打響,如果貿易戰全面打響,對兩國都有巨大傷害。對汽車零部件企業來說,未來會從關注外需為主,逐步轉向內需為主,出口占比將會有所降低。”

短期之內,特朗普看似強硬的關稅新政對汽車傳統制造業的影響或許并不能如行業所愿,究其根源,美方最大的汽車市場在中國,而以當下中國汽車制造業的返銷能力,美方即使保持2%的關稅力度,從中國港口出港的返銷車輛與在華大行其道的別克、福特相比,也完全站不上一個數量級。單從《華夏時報》所接觸的數家在華美系汽車制造企業表態也可看出,在華出口貿易量占多頭的車企為此已加緊了本地化的布局速度。而拋開傳統貿易,從特朗普在意的新能源制造板塊出發,眾多的新能源造車新勢力在此輪演進中,需要保持足夠的警醒,以防智駕技術封鎖后的產業空心化。

超萬億進口難破格局 貿易戰催促中國“芯”加快

中美貿易摩擦益發凸顯了芯片產業的戰略地位。芯片對我國信息產業至關重要。我國是最大的芯片使用市場,但卻長期依賴進口。而相對穩固的全球芯片產業格局中,國內企業也處于弱勢地位。假如中美貿易戰發生,芯片是否能被雙方作為遏制對手的一個籌碼?提高芯片自給率已經迫在眉睫,而在美韓等芯片巨頭多年的技術積累下又將如何追趕?或許AI芯片能講一個不一樣的故事。

芯片在中美貿易戰中地位凸顯的原因之一在于,中國為世界上最大的半導體芯片消費市場,但長期以來,我國集成電路嚴重依賴進口,貿易逆差持續擴大。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CSIA)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集成電路的產品需求達到1.40萬億元,但國內自給率僅為38.7%。同樣來自CSIA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集成電路進口額超過2600億美元,已經替代原油成為我國第一大進口商品。同時集成電路的貿易逆差在2017年再創新高,達到1932億美元。在強大的芯片進口需求中,美國是我國重要的芯片進口國。商務部2017年5月發布的《關于中美經貿關系的研究報告》顯示,美國出口的15%的集成電路都銷往中國。

中國提升芯片自給程度已經迫在眉睫。國家層面已經高度重視。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集成電路被列入實體經濟發展的首位。而在資金方面,2014年我國就成立了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來扶持芯片產業鏈上的相關企業。據記者了解,投資資金一期超過1387億元。而2018年1月,有消息稱,該基金的第二期募資也已經啟動,預計規模達到2000億元。

劉堃認為,對于我國芯片產業來說,制造是未來相對能夠快速突破的一個環節。他告訴《華夏時報》記者,國內12英寸的芯片生產線在加速建設,目前在建或者準備建設的有20多條。他預計,2020年左右,國內芯片企業在制造環節會實現比較快的發展。

中國芯片企業紛紛投入重金。在存儲芯片領域,紫光集團旗下的長江存儲投資240億美元的3D NAND Flash生產線、福建晉華首期投資370億元的DRAM利基型芯片生產線,以及合肥長鑫總投資494億元的DRAM生產線,此前都預計在2018年投產。

中國企業開始備戰了么?貿易戰陰云下制造業眾生相

?“看到這條新聞還是有點忐忑的”,一位磨友向記者談到。和大多數中小型公司一樣,他所在的公司主要出口方向是亞非拉等欠發達地區,少量訂單發往北美和歐洲。“我目前還沒去過美國,一是來自美國的大訂單落不到我們這種小公司頭上,二是去美國的成本也比較高。”這位磨友稱,來自美國的訂單大概占公司業務的10%左右。

他在特朗普提出加征關稅的計劃后也進行了研究,覺得自己公司出口的產品可能并不會在加征關稅商品的范疇內,“這個事情可能對技術含量比較高的大企業影響比較大,總的來說我們做的還是比較中低端的產品。”徐雷向記者展示了自己公司出口的一件樣品,“這是一塊剎車片,技術含量比較低,我們做這個主要還是因為中國的用工成本比較低,然后工人的熟練度比較高,對方要什么我們能夠用最快的時間把產品趕出來,這個在其他國家是比較難做到的。”他還說到,一般知名車企都不會用這種中低端的剎車片,他們公司的客戶主要是國外的二手車車商和維修公司,“因為便宜,所以才賣的出去,這種東西加關稅沒什么意思的。”但這位磨友也與同行討論過可能發生的貿易戰,他向記者展示了一段聊天記錄,在一個由幾個外貿公司經營者建立的微信群里,多數群友都稱自己公司出口美國的業務比重不高,“萬一那個什么,大不了不做了。”一位群友用語音發了這段信息。

相較于加征關稅帶來的直接影響,磨友們顯然更擔心的是特朗普出臺計劃后匯率的走勢。這位磨友向記者展示了一張匯率走勢圖,他稱,美元兌人民幣的貶值讓小型外貿公司很受傷。“小公司都是直接用美元結算的,也不會去搞什么對沖。有時候我們和客戶簽合同的時候是一個匯率,等到交貨結款的時候又是另一個匯率。我們本來利潤就很薄,幾個點的變化可能到最后成本都覆蓋不了。”他的公司就曾經歷過這種情況,“希望局勢穩定下來,貿易戰不打,匯率穩定,這樣我們才有生存的空間。”

亚洲爆乳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亚洲怪谈,亚洲妇女自偷自偷图片